《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第一百六十九章被人算计受了轻伤

2019年10月24日,20:14:45在树荫下

这篇文章是金丝猴的原创小说

顾小彤被判刑并送至秦山监狱。不久之后,金律师带着韩瑛子参观了监狱。 韩瑛子将在顾小彤被判刑入狱后的第二天探访他,但她找不到去秦山监狱的路,所以她不得不打电话给靳律师问路,就像靳律师也会探访监狱与顾小彤讨论上诉一样,因为顾小彤向判决法院提出了上诉请求。 所以当她听说韩瑛子要去看望顾小彤时,她预约了这对夫妇去参观监狱。

借此机会到达上海虹桥机场后,两人租了一辆面包车,驶出上海市区,进入山区。他们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行驶了十多个小时。当他们到达秦山监狱时,天已经黑了。两人和他们的司机在秦山监狱附近的一家招待所开了三个房间。 这家招待所由秦山监狱开放,主要是方便来访人员居住,因为离上海市中心的道山监狱很远,十几个小时后到达秦山监狱就天黑了。来访人员只能在这家招待所住第二天,所以来访的人,不管你喜不喜欢,都必须在这家招待所住一晚。

招待所是从以前的客栈改建而来的,有些地方还有翻新的痕迹,比如墙和墙边的原有墙基础。 起初,这家旅馆规模很小,是一个休息的地方。然而,经过几次扩建,它的规模扩大了许多倍,其等级相当于该市的一家商业酒店。有各种价格的房间。此外,荒山附近没有旅馆。因此,招待所的食堂几乎24小时营业。不管游客什么时候来参观监狱,他们都可以吃一顿热腾腾的饭。虽然这只是一种家常口味,但很容易吃。

三个人一路上跑了十多个小时。他们已经把胸放在背上了。预订房间后,他们在一楼的餐厅点了一桌食物。他们闷着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十分钟后,餐桌上的食物被三个人一扫而光。 晚饭后,他们回到房间休息。 金律师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热水澡,穿着浴袍走了出来,拿出了相关资料,仔细看了看,为第二天的访问做准备。 汉瑛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洗了个热水澡。他没做任何准备就穿着睡衣出来了。当他看不见第五个儿子时,他只是坐在窗边,望着外面漆黑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金律师经过韩子婴的房间,刚想敲门。门开了。汉子婴穿着一件黄褐色的羽绒服,脸上涂着淡妆。有一种简单优雅的特殊动人的美,让像金律师这样的叔叔级的人感到惊讶!她手里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红布袋,走了出来,带着她进门,下楼和金律师一起吃早餐。 昨天送他们的司机仍然在房间里熟睡,因为他今天很好。早饭后,这两个人来到监狱门口,与附近岗亭的看门人交谈。看门人打了一个电话,打开岗亭旁边的一扇小门,让两个人进去,并告诉他们去哪里办理探视手续。

两人在监狱管理处办理了探视手续。一名中年男性狱警带领两人穿过一条漫长而安静的走廊,进入一个小接待室,接待室分为两部分,由一面半赌博混凝土墙和一面半赌博防弹玻璃墙隔开。 玻璃墙的边缘是一排木质隔板,总共有五个座位。每个座位都配有电话听筒。内外相对应。里面是囚犯,外面是访客。 由于金律师作为顾小彤的辩护律师访问了监狱,虽然不是探视日,但他也有权随时探视。 因为今天不是探访日,接待室里除了两个人之外没有其他访客。

顾小彤抵达的第二天早上,与监狱的“老板”进行了第二次比赛,但比赛不是在监狱,而是在建筑工地。 早饭后,狱警把犯人集中在院子里排队,开始分配当天的劳动改造任务。 今天,顾小彤牢房和隔壁两个牢房的所有囚犯都被指派在矿井里挖洞。 在十几名武装武警士兵的护送下,两名狱警带领大家上了一辆大卡车,驶出监狱大门,沿着陡峭蜿蜒的山路向山里走去。

三个多小时后,汽车开到半山腰的一个巨大平台上。警卫要求每个人下车,在一个简单的工棚里收集各种挖掘和运输工具,然后,在已经成立小组的组长的领导下,去相应的施工现场挖掘矿井和运输土方。 顾小彤收到了一对运送土石方的篮子。 尽管顾小彤权力极大,但他从未做过采摘和搬运等工作。暂时没有人指出掌握这个技巧是困难的。因此,他就像喝醉了一样,一路上蹒跚而行。他的样子很滑稽。

两名狱警不得不管理50多名囚犯,没有机会纠正顾小彤不正确的姿势。他只能从自己的实践中慢慢学会这个技巧。 然而,尽管顾小彤背负重担的姿势很难看,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速度。与普通囚犯相比,他仍然比别人快一点。 他选择的土石方是从一个很高很陡的上坡上挑选出来的。俗话说,“软脚爬上山,闪闪发光”。顾小彤被分配到同一个监狱,在大哥的心腹手下。在大哥的授意下,红颜知己用一种苦涩的眼神盯着顾小彤,随时准备下手。

知己的人负责挖填土石方。他总是把顾小彤的篮子装满,在装之前拿不紧。 顾小彤不在乎。他很有力气。如果他用更多的力量,他就不会倒下。 如果是这样,顾小彤不会生气。 采矿孔的运输条件一直进行到午饭时,顾小彤才从山坡顶上扛着满满一车大石头,摇摇晃晃地走下陡坡,走到半坡,从上面下来的那桶大石头像流星雨一样飞了下来,在场的人并不感到惊讶 看到这种状态,顾小彤没有照顾好肩上的负担。他很快卸下它,跳到垂直闪电的左侧,跳了十多英尺远。只有到那时,他才能逃脱足以把他埋在巨石下的厄运,但就这样,他的左臂被一块飞来的碎石擦伤了。

现场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一场意外,但顾小彤知道这纯粹是人为的,因为他在挑选土石方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也就是说,大哥的心腹挑出一些大石头,堆在山坡上。他不想理解当时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他认为应该先挑出这些较大的石头,打碎一会儿,然后把它们装进箱子里搬下来。 当这些巨石滚下山坡时,他立刻明白了 当然,他不是唯一一个了解情况的人。还有一名武警战士站在平坝的一座非常高的警戒塔上,看见红颜知己推倒并砸碎大石头。所以他用枪向知己旁边的石头开枪。火花四处飞溅,及时制止了最大知己的疯狂行为。

石质流星雨过后,顾小彤的篮子被打碎了。他收到了另一双,像其他人一样上山去捡泥土和石头。然而,大哥的心腹以为顾小彤不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他也假装很关心顾小彤是否受伤。顾小彤也举起袖子给他看他受伤的左臂。虽然只是擦伤,但很血腥也很可怕。 我不知道顾小彤为什么向凶手展示他的伤势。也许他想让犯罪者暂时遭受一些不公,而不是感到委屈!吃饭的时候,两个警卫吹响哨子,冲到营房去归还工具。

在归还工具的路上,顾小彤走在大哥的心腹面前。当他走近兵营时,突然被一块石头绊倒了。他的左脚飞了回来,一碗大石头被他的左踏板抬起来,像子弹一样击中了大哥知己的左腿。大哥的心腹尖叫着倒在地上。 当人们把他举起来时,他们发现他左小腿中间的胫骨和腓骨都断了,他的左脚没有骨头地晃来晃去,这太可怕了.

对外人来说,这是一场意外,没有人相信是顾小彤的故意报复,受伤的大哥心腹也不认为是顾小彤的故意报复,但是大哥江湖意外的眼神清楚地看到了顾小彤的故意行为,但他别无选择,因为没有证据证明这是顾小彤的故意行为。 这一次,同一个监狱的大哥策划的阴谋再次失败。当他经过顾小彤身边时,一双苦涩的眼睛狠狠地瞪了顾小彤一眼。

顾小彤第一次被打在屁股上,第二次只受了轻伤。当然,监狱的“老板”并不信服。他原本是一个非常可疑的人。他中等身材,穿着全年不漏肉的长衣服和裤子。他看不出自己是胖还是瘦。他有一张白皙纤细的脸,一双难忘的眼睛,鹰钩鼻和凸出的下巴。他看起来像一个诡计多端的人,喜欢偷偷摸摸地和别人下手。作为监狱的老大,他从未亲自与他人一起从事军事活动。他所使用的都是无穷无尽的阴谋和诡计,这些都是由他的一些亲信实施的。结果,受害者痛苦不堪,最终屈服了。 但是这一次他遇到顾小彤这样的硬茬,两人之间肯定有争斗

顾晓彤吃过早饭,被狱警叫出去,告诉他有人要见他,便带着他穿过一系列狭长的走廊,弯弯拐拐地走进了会客室。隔着窗户,他看见了金律师和韩英子,金律师来看他他能理解,毕竟要商量上诉的事情,但韩英子这么急急忙忙地来见他又是为何呢?金律师与韩英子小小地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由金律师先与顾晓彤交谈,二人谈的都是如何上诉的事,但也没谈出什么新东西来,因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能证明顾晓彤在案发时间段,不在上海徐汇区,从而证明此顾晓彤非彼“顾晓彤”,现在上诉的理由也只能是顾晓彤主观上反复强调自己没有参与这起经济诈骗案,理由不够充分,声音显得非常柔弱。

由于没有新的证据,所以顾晓彤与金律师的谈话时间不长,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是韩英子与顾晓彤交谈了。一开始,韩英子便担忧地问道:“晓彤哥,你还好吗?你在里面怎么样啊?”

顾晓彤微笑道:“别为我担心,我很好.”

韩英子眼尖,发现顾晓彤左臂处有一小块红色的印记,便道:“晓彤哥,你把左手的袖子挽起来,我看看你这件衣服合不合身!”

顾晓彤不明白韩英子为何有这样的要求,于是顺着她的意思将左手袖子挽起来,里面白色纱布抱着的手臂露出来,纱布上面一片浸出的鲜血。见此情景,韩英子立刻热泪盈眶,咬着自己的小拳头,低声地哭起来,并抽泣地问道:“他们是不是在里面打你呀!”

顾晓彤一见韩英子哭起来,心里一慌,忙道:“英子你别哭呀,这是我上工时,不小心刮伤的,不是他们打得,你知道我是很不好对付的,谁敢这么打我呀?”

韩英子见识过顾晓彤的厉害,想想也是,要想打顾晓彤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他那一身的功夫,一旦施展出来,这几尺牢房也很难锁住他的,不过他是个好孩子,不会做那些不入流的事的,就像她不相信那个所谓的经济诈骗是他做的一样,她相信顾晓彤是不会乱来的。她问了一会儿顾晓彤监狱里的事,然后告诉顾晓彤,“融通软件”网站新的一年的广告代言合同已经在她和吴晓丽的共同努力下签订完成了,今年的广告代言合同金额远超去年突破了八个亿。

吴晓丽的安排,是顾晓彤在将“融通软件”网站转给韩英子之时就给她说好了的,一旦公司遭遇不测,吴晓丽就去她那里上班,帮助她管理资金及合同方面的事务。所以,那天吃过“散货饭”后,顾晓彤就给韩英子打了电话,告诉她,下午吴晓丽就去找她,韩英子就把自己的住家地址发给了吴晓丽,因为“融通软件”网站暂时设在了她自己的住家里。

顾晓彤向她表示了祝贺,鼓励她好好干,将“融通软件”网站经营的棒棒的,同时告诉她,有时间也朝着开发一款中国的系统操作软件努力。顾晓彤知道韩英子的软件程序编写能力不在他之下,某些方面还超过了自己,但是自己的优势在算法上,这一点上是韩英子永远也超不过的。所以在软件上二人是一种互补的关系,韩英子就是老想着将这种关系不仅落实在软件编程上,还想落实到生活中来,后来发现顾晓彤有欧阳文静才罢休,现在听说欧阳文静已经与顾晓彤分手了,她刚想发起猛攻,不想顾晓彤又啷当入狱,气得她七孔冒烟。

谢谢阅读,你的喜欢就是我创作的动力!

本文系金猴原创小说

顾晓彤被判刑送到覃山监狱不久,金律师就带着韩英子来探监。韩英子在顾晓彤被判刑关进监狱第二天就要去探监,但她找不到去覃山监狱的路,只好打电话给金律师问路,正好金律师也要去探监与顾晓彤商量上诉的事,因为顾晓彤在判决当庭就提出了上诉的请求。所以听到韩英子要去探望顾晓彤,便约好时间二人搭伴去探监。

二人乘机到达上海虹桥机场后,租了一辆小巴士,驶出上海市区进入山区,在蜿蜒崎岖的盘山公路上足足行驶了十几个小时,到达覃山监狱时已经天黑了,二人加司机,在覃山监狱附近的一座招待所开了三间房住下。这间招待所是覃山监狱开的,主要是方便来探监的人员居住的,因为从上海市区道覃山监狱,路途很远,十几个小时下来到达覃山监狱了天也擦黑,要探监也只能放到第二天了,所以来此探监的人,不管你愿不愿意也得在这个招待所住上一夜。

这个招待所是从以前的一个小客栈改建而来的,有些地方还留有改建的痕迹,比如围墙边上上还有原来土墙的墙根。起初的客栈规模很小,就是一个歇脚的地方,但经过几番扩建,其规模扩大了很多倍,档次也相当于城里的商务宾馆,各种价位的房间应有尽有,另外此处荒山野岭,附近连一个饭店也没有,所以招待所里的食堂几乎是24小时营业,无论来探监的人什么时候来,都能吃上一顿热饭,虽然仅是一些家常味道,但吃起来还比较顺口的。

三人一路上狂奔了十几个小时,早已是前胸贴后背了,订好房间,便在底楼的食堂点了一桌子的饭菜,闷着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十几分钟一桌子饭菜被三人一扫而光。吃完饭后,各自回房休息去了。金律师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穿着浴衣出来,拿出相关资料仔细地看着,为第二天的探视做准备。韩英子回到自己的房间,也洗了个热水澡,穿着睡衣出来却没有作任何准备,只是坐在窗前,望着窗外伸手不见五子的黑夜发呆。

第二天一早,金律师路过韩英子的房间,刚想敲门,门就开了,韩英子穿了一件鹅黄色的长款羽绒服,脸上化了淡妆,有一种特别动人的素雅之美,看得金律师这种大叔级的男人都为之惊讶!她手里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红色布袋子,出来后将门带上,随金律师一起下楼去吃早饭。昨天送他们来的那个司机因为今天没事,这会儿还正在房间里呼呼睡大觉!吃过早饭,二人来到监狱大门口,在旁边的一个岗亭处,给守门人交谈了几句,守门人打了一个电话,开了岗亭旁边的一个小门放二人进去,并指点二人进去在哪里办理探监手续。

二人在监狱管理处办理了探监手续,一个中年男狱警带着二人穿过了一个很长、很幽静的走廊,进入了一间很小的接待室,接待室被一分为二,中间隔着半赌水泥墙和半赌防弹玻璃墙。玻璃墙边是一排木隔板,共设有五个席位,每个席位上都有一个电话筒,里外是对应的,里面是犯人,外面是探访人。由于金律师是以顾晓彤的辩护律师资格来探监的,尽管不是探监日,他也有随时探访的权利。正因为不是探监日,所以接待室除了二人没有其他探访的人。

顾晓彤刚来的第二天上午由于与监舍的“老大”进行了第二次较量,不过这次较量不是在监舍而是在工地上。吃过早饭,狱警将监狱的犯人集中在院坝里排好队,开始分配当天的劳动改造任务。今天顾晓彤这个监舍和隔壁的两个监舍的所有囚犯都被分配到矿上去挖矿洞。在十几个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的押解下,由两个狱警带领着大家上了一辆大卡车驶出了监狱大门,沿着陡峭的盘山公路朝山里进发。

三个多小时后,车子开到了一座大山的半山腰的一个巨大的平台上,狱警要大家下车,在一个简易的工棚里领取各种挖掘、运输工具,然后在已分好组的组长带领下,去相应的工地挖掘矿洞和运输土石方。顾晓彤领到一副箩筐,是用来运输土石方的。顾晓彤虽然力大无比,但对这种挑抬之类的活从来就没干过,没有人指点一时很难掌握其中的诀窍,所以挑起担子来如同喝醉了酒似的,一路上摇摇晃晃的,模样十分好笑。

两个狱警要管理50多个犯人,没有机会去纠正顾晓彤不正确的姿势,只能由他自己在实践之中慢慢提体会其中的诀窍。不过,虽然顾晓彤挑担子的姿势难看,但却并不影响他的速度,与一般犯人相比他还是要比别人快上那么一点点的。他所挑的土石方是从一个很高且较陡峭的上坡上往下挑的,俗话说“上山软脚杆,下上打闪闪”,顾晓彤被分配在同监舍老大的一个心腹手下的组里,这个心腹手下在老大的授意下,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盯着顾晓彤时刻准备着对顾晓彤下手。

心腹手下负责的是挖掘和装填土石方,他总是将顾晓彤的箩筐装的满满的,装不下了压紧了再装。顾晓彤并不在意,他有的是力气,多使点力气累不垮他的。如果事情仅仅是这样,顾晓彤也不会发火了。挖矿洞运输土石方一直进行到快吃午饭时,顾晓彤刚刚从坡顶上挑着一担装得满满的大石块,往陡峭的山坡下摇摇晃晃地走着,走到一半坡路时,从上而下的斗大的巨石像流星雨似的往下飞泻而下,当场的人看了不觉得惊呼连连。见此状态,顾晓彤也顾不得将肩上的担子了,他快速卸下来,并闪电般朝左边一纵,跳出去一丈多远,才堪堪躲过这足以让他葬身巨石下的厄运,但就这样他还是被一块飞溅起来碎石擦伤了左手臂。

现场的多数人都以为这是一场意外,但顾晓彤知道这纯粹就是人为的,因为他在挑土石方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即那个老大的心腹将一些大石块专门挑检出来堆在了靠坡的一边,他当时没有想明白为何要这样,还以为是将这些较大的石块挑出来一会儿砸碎了在再装框往下运的。而当这些大石块从坡上滚下了时,他瞬间明白了。当然,在场的人也不止他一个看明白了,还有一个武警战士,站在那个平坝上的一个很高的警戒塔楼上,亲眼看见那个心腹往下推砸大石块,所以他举枪朝那心腹身边的块石块开了一枪,打的火花四溅,及时制止了那个老大心腹继续往下的疯狂行为。

石头流星雨后,顾晓彤的箩筐已经被砸的稀烂,他又重新领了一副,没事人似的继续上坡去挑土石方,而老大的那个心腹以为顾晓彤并不知道他是故意的,所以也装着十分关心的模样问候顾晓彤是否伤着了,顾晓彤也把受伤的左臂撩起袖子给他看,虽然只是擦伤,但也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不知顾晓彤为何要将自己的伤势拿给那个凶手看,也许他想一会儿让这个始作俑者受点什么委屈也不至于感到冤枉吧!到了吃饭时间,两名狱警吹响了收功的哨子,大家争先恐后地到工棚归还工具。

就在这归还工具的路上,顾晓彤走在那个老大心腹的前边,快到工棚时,他突然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左脚向后飞起,被他左脚蹬起的一块碗大的石块像子弹出膛似的击打在那个老大心腹的左小腿上,那老大心腹一声惊呼飞跌倒在地。当人们将他扶起时发现,他的左小腿中部胫骨和腓骨均折断了,没有骨头撑着的左脚左右晃荡着,惨不忍睹.

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场意外,没有人相信是顾晓彤的故意报复行为,那个受伤的老大心腹也没有想到是顾晓彤的故意报复,但那老大一双江湖事故的眼睛却分明看出是顾晓彤故意所为,但他也没有办法,因为没有证据证明是顾晓彤故意所为的。这一次,同监舍的老大所策划的阴谋又一次失败了,他经过顾晓彤身边时,一双怨毒的眼睛恨恨地瞪了顾晓彤一眼。

第一次“杀威棒”,仅仅打了顾晓彤一个屁股,第二次策划的“杀威棒”,也仅仅使顾晓彤受了一点轻伤,这个监舍的“老大”自然不服气,他原本就是一个十分阴损的人,这人中等个头,常年穿着一身不漏肉的长衣长裤,看不清他是胖是瘦,一张煞白的细长脸上,有一双令人过目不忘的三角眼,搭配上一个鹰钩鼻子,下巴向外突起,其长相一看就是一个诡计多端,喜欢背地里下黑手的人,此人作为监舍的老大却从没有亲自与人动过武,所用的都是一些层出不穷的阴谋诡计,并且均是由他的一些手下心腹去实施,整得受害人苦不堪言,最终以服软收场。不过这次他遇上了顾晓彤这样的硬茬,二人之间必然有一场好斗。

顾晓彤吃过早饭,被狱警叫出去,告诉他有人要见他,便带着他穿过一系列狭长的走廊,弯弯拐拐地走进了会客室。隔着窗户,他看见了金律师和韩英子,金律师来看他他能理解,毕竟要商量上诉的事情,但韩英子这么急急忙忙地来见他又是为何呢?金律师与韩英子小小地推辞了一下,最后还是由金律师先与顾晓彤交谈,二人谈的都是如何上诉的事,但也没谈出什么新东西来,因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能证明顾晓彤在案发时间段,不在上海徐汇区,从而证明此顾晓彤非彼“顾晓彤”,现在上诉的理由也只能是顾晓彤主观上反复强调自己没有参与这起经济诈骗案,理由不够充分,声音显得非常柔弱。

由于没有新的证据,所以顾晓彤与金律师的谈话时间不长,很快就结束了。接下来是韩英子与顾晓彤交谈了。一开始,韩英子便担忧地问道:“晓彤哥,你还好吗?你在里面怎么样啊?”

顾晓彤微笑道:“别为我担心,我很好.”

韩英子眼尖,发现顾晓彤左臂处有一小块红色的印记,便道:“晓彤哥,你把左手的袖子挽起来,我看看你这件衣服合不合身!”

顾晓彤不明白韩英子为何有这样的要求,于是顺着她的意思将左手袖子挽起来,里面白色纱布抱着的手臂露出来,纱布上面一片浸出的鲜血。见此情景,韩英子立刻热泪盈眶,咬着自己的小拳头,低声地哭起来,并抽泣地问道:“他们是不是在里面打你呀!”

顾晓彤一见韩英子哭起来,心里一慌,忙道:“英子你别哭呀,这是我上工时,不小心刮伤的,不是他们打得,你知道我是很不好对付的,谁敢这么打我呀?”

韩英子见识过顾晓彤的厉害,想想也是,要想打顾晓彤并非一件容易的事,他那一身的功夫,一旦施展出来,这几尺牢房也很难锁住他的,不过他是个好孩子,不会做那些不入流的事的,就像她不相信那个所谓的经济诈骗是他做的一样,她相信顾晓彤是不会乱来的。她问了一会儿顾晓彤监狱里的事,然后告诉顾晓彤,“融通软件”网站新的一年的广告代言合同已经在她和吴晓丽的共同努力下签订完成了,今年的广告代言合同金额远超去年突破了八个亿。

吴晓丽的安排,是顾晓彤在将“融通软件”网站转给韩英子之时就给她说好了的,一旦公司遭遇不测,吴晓丽就去她那里上班,帮助她管理资金及合同方面的事务。所以,那天吃过“散货饭”后,顾晓彤就给韩英子打了电话,告诉她,下午吴晓丽就去找她,韩英子就把自己的住家地址发给了吴晓丽,因为“融通软件”网站暂时设在了她自己的住家里。

顾晓彤向她表示了祝贺,鼓励她好好干,将“融通软件”网站经营的棒棒的,同时告诉她,有时间也朝着开发一款中国的系统操作软件努力。顾晓彤知道韩英子的软件程序编写能力不在他之下,某些方面还超过了自己,但是自己的优势在算法上,这一点上是韩英子永远也超不过的。所以在软件上二人是一种互补的关系,韩英子就是老想着将这种关系不仅落实在软件编程上,还想落实到生活中来,后来发现顾晓彤有欧阳文静才罢休,现在听说欧阳文静已经与顾晓彤分手了,她刚想发起猛攻,不想顾晓彤又啷当入狱,气得她七孔冒烟。

谢谢阅读,你的喜欢就是我创作的动力!

500万彩票网 甘肃11选5__首页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w彩票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500万彩票网 <校园全能高手小说>| <完美世界人物原画>| <大主宰txt 天蚕土豆>| <天天棋牌>| <豆豆小说阅读网古灵>| <波克棋牌>|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 <完结全文阅读小说网>| <顶点小说无弹窗阅读>| <免费小说下载网>| <已完结免费小说阅读网>| <穿越之神医王妃>| <大主宰txt 天蚕土豆>| <258全本小说网>| <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 <exo小说阅读网超能力>| <yy小说阅读网女生版>| <亚马逊电子书阅读器>| <思路客>| <完美世界小说全文阅读>| <军旅言情小说排行榜>| <58免费小说阅读网>|